标刻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标刻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星星离我们很近

发布时间:2021-01-21 05:10:08 阅读: 来源:标刻机厂家

“我们开车到玉树,车开到一半,结果雪太大,车上不去,被迫返回西宁了。”话语中,带着诸多惋惜。

说话的人是中国扶贫基金会办公室主任华克,一名生活在北京的女子。

尽快到达玉树是像华克这样的救援人员的共同心愿。官方数据显示,截止到20日,已经超过14000人奔赴玉树救灾。

其中仅仅在地震当天,就有7093人达到玉树,这其中还不包括自行前往的志愿者、提供货物援助的公司员工、部分记者等。

这两天,华克的车队还将再上玉树,她们要走的那条长达800多公里的214国道,是从西宁前往玉树的主要通道。

坏消息接着传来,4月21日,青海省交通厅对外通报的玉树地区路况信息显示,21日通往玉树的214国道部分路段路面积雪、积冰。

1.5万救援人员驰援玉树

4月16日,当华克所在的中国扶贫基金会正在北京准备更多的货物以支援玉树时,到达玉树的救援人员已经突破一万。

来自四川省甘孜州石渠县医院的医生是第一批到达的救援人员,他们在得知玉树地震后就立即“拉了很多药”前往玉树。

据该医院在玉树的一位现场负责人介绍,因为该医院所在的县城离玉树只有120公里,他们当天立即赶往玉树,除了医疗外,还有40名应急民兵。

“汶川地震时,因为我们太远没去,这次玉树地震,我们第一个就赶过来了。”这位自称是国家贫困县的医院负责人表示,“药物都是自己医院带过来的”。

事实上,几乎和这些医生一起到达的还有诸多军人,青海武警医院军医马良梅告诉本报记者,其所在的医院已经有一大半医生赶往现场。

官方提供的数据显示,4月14日晚,地震第一天, 7093人到达玉树,这其中军人居多,到了15日,人数为9696人,到了16日,到达玉树的救援人数猛增到10806人。

数字还在不断增大,据青海省军区政治部主任李军介绍,仅仅军队救援人员,截至17日零时,到达玉树的官兵人数为11359人。

而据本报了解,当天,到达玉树的还有4225名武警,据官方公布的数据进行汇总,截止到20日,已经超过14000人奔赴玉树救灾。

如此之多的救援人员如何能快速赶往灾区?

良好的组织动员或是其中一个大的原因,比如地震一发生,青海省玉树抗震救灾指挥部就要求省内部分地区组成抗震救灾应急救援队伍。

而更多的救援人员则自发涌向玉树,4月20日,在214国道上仍有大量挂着横幅的非军队救援车辆一辆接着一辆开往玉树。

这使得很狭小的玉树县城基本没有接待能力了,因此,17日,青海玉树抗震救灾指挥部要求,“近期不要自行安排慰问组、非救援车辆等前往灾区。”

而且,抗震指挥部已决定将劝阻志愿者的地点设到距离玉树600多公里的海南县,以将大量“盲目”涌入的志愿者先期安顿下来。

17个小时的800公里山路

相对于军队有组织的行动而言,其他救援人员到达玉树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地震之后,通向玉树有三条路,一是经国道214从西宁至玉树,总里程820公里,沿途共有桥梁66座;二是经国道214从西藏昌都至玉树,总里程450公里;三是从四川境内甘孜经国道317多次转路至玉树,总里程496公里。

首批到达玉树救援的甘孜石渠县医院医生走的是甘孜线,但大多数队伍走的都是214国道。

这条800公里的路更合适走货车,但这条路却有着较为致命的困难:即使按照每小时60公里的路程,也需要走13个小时。

而更多的大型货物平板车则必须缓慢行驶,速度往往低于60公里每小时,他们必须忍受更长的开车时间。

由于地震引发多处山体滑坡,部分桥梁成为危桥,在海拔3000多米的盘山公路上行驶危险不断,突然来临的下雪更加剧了行程的艰难。

回族司机杨师傅告诉本报记者,这段公路上有好多急下坡或者拐弯的地方,因此经常出车祸,他因此特别佩服地震期间赶车的司机。

华克就是选择214国道。20日,她们的货车从西宁出发前往玉树,“车子开到玛多,雪越下越大,车轮没有防滑链,开不上去,只能下西宁了。”她的遭遇在当天并不少见。

此时的车队已经离开西宁大约400多公里,离玉树也只有300多公里,但华克等人并不敢选择在玛多停留,因为雪越下越大,缺乏防滑链在山区开车并不安全。

对于更多人而言,这13个小时并不是与路程遥远作斗争,更是一场和高原之间的战斗。

4月18日,本报记者一行5人坐上了一辆去玉树的车,从下午3点出发,第二天早上8点才到玉树。

整个行程花费了17个小时,由于高度缺氧,一直睡不着,17个小时,5个同事基本没有任何休息。

杨师傅告诉本报记者,整个路程中需要经过3到4个海拔超过4500米的山头,马良梅也表示,即使长期生活在西宁的人去也不一定能坚持下来。

由于是晚上行车,基本无法获得开水,必须忍受10多个小时的寒冷,“星星离我们很近”。一个同事这样安慰道。

不过,即使如此,仍然有大批车辆前往玉树,运送帐篷的、运送课桌椅的、运送方便面的,络绎不绝,导致进入玉树县城的主干道排列了上百辆货车等待卸货。

一个挂有江苏苏C牌照的师傅告诉本报记者,接到送货救援通知后就直接开车过来了,“我们两个人,累了就换另外一个人开,不停地开,现在终于开到了”。咧嘴笑的同时,人差不多向前摔倒,“不好意思,头晕”。

“从西宁到玉树,路途有800公里,陆路乘车要12个小时,远程施救对救援工作也造成了很大困难。”中国地震局赈灾应急救援司副司长苗崇刚说,但这种困难并没有阻碍更多的救援人员快速到达。

红景天解决不了的“高反”

长途跋涉到了玉树,救援工作并非就可以立即开始。

“我们也带了红景天,但是没太大用处。”华克这样告诉本报记者,事实上,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在高原上连续10多个小时颠簸,高原反应将会更加严重。

到达了玉树的记者们突然间发现,他们下车的力气都很缺乏,在玉树震区流行着“三怕”:一是怕高原反应;二是怕感冒;三是怕一口气上不来。

严重的高原反应让众多救援人员相当艰难,记者到达玉树时想支帐篷,但费了很大力气也没支起来,想吃饭,却全部吐掉。

不仅是来自广东等南方地区的救援者,就连来自山城重庆的救援者在15日,也即地震的第二天,下了玉树机场的飞机就出现了高原反应。

随行的重庆媒体这样说,5条搜救犬也都出现了程度不同的高原反应,表现为呼吸急促。

由于玉树地处高海拔、缺氧、高寒地带,习惯平原生活的人经常会产生严重的缺氧反应,可能会导致肺水肿、脑水肿等高原病。

长期在青藏线跑车的杨师傅就多次提醒说,如果发现感冒,“拜托你们立即下山,否则三天内就可能因为得肺水肿而死掉”。

也正因为此,来自湖北医疗队的医生也因为高原反应不得不全部撤到西宁,“背包走不到10米,就会气喘吁,站立不稳”。湖北医疗队的负责人事后这样形容队员的感受。

紧接着,来自广东的300多名消防队员也因为高原反应全部撤离。

不仅仅是医生,士兵也是如此,青海军区政治部主任李军少将4月19日就透露,截至下午,参加地震救援的部队官兵65人患严重高原反应。两天来共有5名战士患肺水肿被紧急转诊。

“灾区是处于高海拔高原地区,对于专业救援队员也好,对于搜索犬也好,都存在高原反应的问题,很多救援队员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中国地震局赈灾应急救援司副司长苗崇刚将高原反应作为地震救援中的一大挑战。

但更多的救援人员留在玉树,通过吸氧等手段来支撑自己,而根据青海方面的安排,严重高原反应的将安排离开玉树。

天天赢娱乐网址

诛神无限金币版

飞弹大侠爆衣内购版

侠客游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