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刻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标刻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半夜不要写鬼故事-(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24:53 阅读: 来源:标刻机厂家

肖颖是一位网络写手,他向来喜欢鬼故事。也许是生活太过于贫乏,追求刺激成了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调味剂。

是夜,肖颖坐在电脑前愁眉不展,已经好几天没有一点思路了,四周的漆黑寂静仿佛在嘲笑着他,带着蔑视。

在夜间写故事是他的习惯,诡秘莫测的未知是灵感的来源。看着屏幕的一片空白,肖颖无奈的起身为自己泡了杯速溶咖啡,轻轻细呷一口,精神略微振作起来。

“网络写手文娜在电脑前愁眉紧锁,黑暗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微小动作。是老鼠吗?文娜起身蹑手蹑脚的走进卫生间,拿起唯一可以作为攻击武器的拖把,轻轻的走向传来声响的角落。可是当她靠近那个地方时,声响戛然而止。很突然,就像是有双盯着她的眼睛,能看见她的一举一动。”

“窸窸窣窣……”难得有了点灵感,角落里一阵窸窣声打断了肖颖,是老鼠吗?肖颖起身蹑手蹑脚的走进卫生间,拿起唯一可以作为攻击武器的拖把,轻轻的走向传来声响的角落。可是当他靠近那个地方时,声响戛然而止。很突然,就像是有双盯着他的眼睛,能看见他的一举一动。

等等!这一切,好似很熟悉。

肖颖回到电脑前,看着屏幕上自己曾写过的文字,想到了什么。此时,兴奋早已盖过了恐惧,肖颖有些激动的微微颤抖着双手,急速在键盘上敲击着。

“一阵诡谲的狂风袭来,窗户随着这诡异的节奏啪啪作响。不对啊,我明明关上了窗户的。文娜暗自思忖着,隐隐有些不安,忐忑的起身,合上了窗户。”

“啪啪!”有些惊喜有些惊恐,之前关得严严实实的窗户真的开始在一阵诡谲的风中低吼。这一切印证了肖颖的推想,他的小说,在现实中实现了!

曾经他看过这么一个故事,说是夜间千万别写鬼故事,否则很可能故事成真,难道这么难得的奇遇发生在自己身上了?

看着幽幽寂静的屏幕,肖颖有些踌躇,有些犹豫,毫无疑问这诡秘的事件所营造的环境能够给他无限的灵感,可是所面临的风险也是难以估计的。

肖颖想起之前主编连环夺命似的催稿,以及那段毫无灵感的灰暗时光,肖颖振奋精神,再次坐在了电脑前,毕竟现实是随着自己的故事在演变,自己完全可以写一个完美的结局,不就没有危险了嘛。

“关上了窗户,房间内的一切归于了平静,但这隐蔽在黑暗中的宁静仿佛多了一些别的东西。‘呼——呼——’身后传来一阵缓慢喘气声,文娜绷紧了神经,头皮一阵阵发麻仿佛已经看到了身后一张腐败恐怖的面庞。”

“呼——呼——”肖颖知道,来了。绷紧的神经在提示着他,危险!

肖颖有些后悔了,自己还有大好的时光,即使做不成著名作者,依旧有好多美好可以享受,想想自己好久没外出享受过明媚的阳光了。

也许人就是这样,真正濒临死亡才体会到生命的可贵。

肖颖看着闪烁的指标,颤抖着手,不停的按着删除键,看着屏幕上的字码一个个清空,他仿佛看到生命一点点回归到他体内。不知不觉额头竟溢满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有些口渴的端起杯子,咖啡已经凉了,难以入口。肖颖起身,倒掉,并为自己倒了杯温水。今晚的一切太诡秘了,还是早些休息好了。

回到电脑前,肖颖呆住了。他之前所写的内容一字不差,并且,键盘在无人按动的情况下飞速的下凹弹回,就好像有一双隐形的手在敲击着键盘。

哦,不对,准确点说不是好像,而是真的有一双无形的手在用着他的电脑续写着他的故事……

“文娜开始感到恐惧,手足无措的删除掉自己写上的内容。看着空白的屏幕,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起身为自己倒了杯温水,准备好好休息,以平复自己紧张的心情。可是当她端着温水回到电脑前,却发现她之前所写的内容一字不差,并且,键盘在无人按动的情况下飞速的下凹弹回,就好像有一双隐形的手在敲击着键盘,续写着她的故事。就像一场猫和老鼠的游戏,黑暗中那个人静静享受嘲笑着文娜的惊恐,而文娜却只得木讷的站在电脑前,看着逐渐增加的页码。”

肖颖真正感受到了恐怖的感觉,他终于发现这个故事他停不了了,因为一开始就不在他的掌控范围,就像故事里所说,这场猫和老鼠的游戏从一开始就决定了,他在这场游戏的角色,他从来不是主宰者。他想上前关掉电脑,同样如故事里所说,他只能木讷的站在电脑前,看着黑暗中那个编排这场游戏,因为他根本动不了。

“黑暗中,传来一声声空灵的童谣,外婆桥。以前,那是文娜最爱的一首童谣,因为她有一个很疼她的外婆,她喜欢这首歌,更喜欢外婆那慈祥的声音。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不再喜欢这首歌了呢?”

“摇啊摇,摇啊摇,摇到外婆桥……”空灵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熟悉的旋律,熟悉的记忆,肖颖眼眶微微有些红润。

他知道这个答案,他知道为什么她会不再喜欢这首歌,因为这是他的故事。他小时候被父母寄养在外婆家,外婆很疼他,他最喜欢外婆为他唱这首童谣,总能令他安然入睡。在他眼里,外婆就只是他的外婆。

可是直到他出现,他是舅舅家的儿子,是外婆的亲孙子。刚开始,舅舅家把他送到外婆家,看着他留着哈喇子那样子,肖颖很厌恶。外婆说,他发高烧时没能及时治疗,所以智力有点问题,要肖颖多多照顾弟弟。

什么弟弟!哪门子的弟弟!肖颖从不承认自己有这么一个智障的弟弟,最关键是这么个智障的弟弟竟然抢走了自己的外婆!

外婆总是说自己大一些要自己洗澡了,却总是给那个智障洗澡,外婆总是说自己过了哄着睡觉的年龄,然后哄那个智障睡觉,外婆把对自己的关爱都给了那个智障!

肖颖知道,那是因为她是自己的外婆,却是那个智障的奶奶。自己是外婆的外孙,那个智障却是外婆的亲孙!所以外婆在摔了一跤,身体衰弱后选择了那个智障,却把肖颖送还到了他父母那儿。

肖颖恨他,更恨外婆,恨她抛弃了自己。所以自从外婆把自己送走后,肖颖再没回去过,即使后来听说外婆身体不怎么好也没有回去,即使爸妈都回家过年他也没回去过。

“听着歌曲,文娜眼眶微微有些湿润,一些刻意埋葬的记忆慢慢浮出脑海。恍惚中,她仿佛看见了曾经为她唱童谣的那张熟悉的面容,布满了沧桑的纹路。”

“外婆?”肖颖哑然,外婆竟然就那么突兀的伴随着屏幕上的文字出现在肖颖眼前。

“肖颖,外婆好想你,你为什么都不回来看外婆啊?”外婆飘在那里,青灰色的脸上显示着沉沉死气。

不,不可能,不可能是外婆,虽然外婆身体不好,但绝不可能这么快就走。

一定是那些恶鬼,伪装成外婆的模样来骗我的。肖颖暗暗安慰着自己。

“我活着,你不肯认我,我都死了你还不肯认我吗?!”它的脸上浮现出忧伤,逐渐变得愤怒,扭曲。

“不!不可能,如果外婆去世我不可能不知道!”肖颖吼了出来,并感觉到自己能够活动了。

“是,你不可能不知道,可是你想知道吗?这么多年,我联系你多少次,叫你母亲联系你多少次,你有接受过吗?每次你只要一看到有提到我的,你都怎么做的?”

看着眼前这只狰狞声嘶力竭的鬼魂,肖颖心里微微有些刺痛。没错,这些年来,凡是妈妈跟自己提起外婆,叫自己回去看外婆,肖颖总是不耐烦的挂断了电话。

前几天母亲还一直给自己打电话,那段时间由于一直没有写作灵感,又烦恼父母的打扰,一直没有理会过,直到前两天妈妈给自己发过一条短信后,就再没打扰过自己。

对了,那条短信,肖颖拿过茶几上的手机。

那天肖颖只是匆匆瞟了一眼手机的来信提示,看见外婆两个字就扔在一旁,连打开都没有。只见短信里,简单的写着:昨夜外婆去世,回不回来由你。如果你再不回来,就不用再回来了。

这是母亲第一次这么跟他撂狠话,可以看得出母亲有多伤心。

可是现在肖颖体会的不是母亲的伤心,是自己的。心里五味杂陈,说不出的感觉,如果是恨,可是为什么那么心痛。

“你是知道的,从小外婆那么宠你,爱你,你为什么这么狠心!”外婆的脸扭曲得有些骇人,“外婆那么爱你,跟外婆走好不好?外婆会好好待你的!”

“不!你骗人,你最爱的根本不是我!是你的孙子!自从他来了以后你就向来偏心于他!”肖颖委屈的吼道。

“你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外婆的声音里带着微微颤抖,“外婆,在你和他之间从没有过偏心。不管是孙子还是外孙,在外婆心里都是一样的啊!弟弟家条件不是很好,他父母要在外面工作给他治病,你年龄又大了,在农村也会对你的教育有影响,外婆是为你们俩好啊!”

虽然也曾经这么想过,可是却总是被自己的狭隘自私所蒙蔽,使自己这么多年对外婆那么漠不关心,肖颖心里充满了愧疚。“对不起,对不起,外婆。”

泪水逐渐迷失肖颖的双眼,隐约中肖颖看见外婆的脸逐渐放大,有一只冰凉沧桑的手抚上自己的额头,外婆要带自己走了吗?这样,也好!肖颖逐渐失去知觉……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温柔的照射在肖颖身上,缓慢的睁开迷糊的双眼,面前的电脑屏幕还亮着,结局已经写好。

“文娜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外婆,得知前天外婆竟然已经离开人世。一人一鬼,午夜畅聊,多年的心结就此解开,虽然来得比较晚,却已足以安抚外婆的灵魂。外婆选择了原谅,只愿外孙在未来的道路上能够多一些宽容之心,能够学会抓住自己所拥有的爱。”

在结局后空了很长一段,只写了一句:“肖颖,外婆爱你!”

再一次,泪水湿透了肖颖的双眼。

“喂?主编吗?我是肖颖,稿子我已经发到您的邮箱了,我家里出了点事,要回去一趟,回来就把缺的稿子补给您。”肖颖一只手忙着收捡行李,一只手抓着手机,“诶诶!好的,谢谢您!”

挂掉电话,肖颖脸上出现了久违的真心的笑容。看着外面明媚的阳光,心里是满满的。

移动耙斗式清污机云南回转式清污机价格

环县工地洗车槽工程洗车槽

肉类加工污水处理设备一体化污水处理设备厂黑水臭水污水处理设备生产

黄山渗漏工程PE打孔管常用规格型号

北京市名优产品怎么办理

数控弯曲机冷弯机厂家

四平强电管网CPVC电力管219口径几个等级

力荐恩施MPP电力管行业发展趋势

批发商哪里扫地车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