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刻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标刻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高西庆股民智慧比政府高很多政府设定边界就好

发布时间:2020-10-17 00:30:12 阅读: 来源:标刻机厂家

高西庆:股民智慧比政府高很多 政府设定边界就好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原副董事长、总经理高西庆在2015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世界经济趋势与全球财富格局”分论坛上表示,市场主体,所有股民加起来,比政府机构智慧加起来高很多。所以政府只能设定边界。政府第一不能不管,第二还要放手。

“你别忘了,中国的监管部门,比如这些证监会的主席们,他连父母的角色都不是,为什么?他是父母(上面的大领导)雇的保姆,保姆在家里管,父母临时出去待两天,说把孩子看好了,你想想那个心态怎么管?管不好就被解雇了,这是最大的问题。”2015年6月20日,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原副董事长、总经理高西庆在2015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世界经济趋势与全球财富格局”分论坛上表示。  高西庆认为,市场主体,所有股民加起来,比政府机构智慧加起来高很多。所以政府只能设定边界。我们的政府总体是强势政府,官员总体而言比较强势。总体来说中国社会,精英层进入政府的比较多。“我跟各国监管部门打交道,中国官员的知识层次比其他国家的监管部门官员知识层次都不低,甚至还要更高一些,可是为什么跟人家相比管不好,就是因为监管方式不一样,所以第一不能不管,因为不管,大机制容忍不了,第二,还要放手很多东西。”高西庆说。

他举例说,你看美国财政部在金融危机期间所做的事情,是很值得我们学习。  “同样都在做支持市场的事情,我们用了几万亿人民币,他们用了七八千亿美元,当时看起来好像资本主义整个规则没有了,可是你看结果,他开始把一些巨大的银行、保险公司国有化,可是转身卖掉,他说那不是市场常态,过程中美国政府损失了什么?一分钱没有损失!赚了很多钱,跟国会有交代,下次出事很容易这样做。”  高西庆认为,这是市场规则不同导致的,“我们用了很多钱,做了很多事,也取得一定好的效果,但是今天还在为我们所做的负面的事付出代价。如果有相对比较完整的市场,规则比较清楚的市场,那我们不至于付这么大的代价。”  以下为高西庆演讲全文:  王波明:谢谢,你对政府提出的期望。我分享一个小故事,山东郭省长当年在证监会当主席,然后他在讲话里,当时银行股股价非常低,市盈率也很低。所以当时郭主席就说,“我觉得银行股非常好,大家应该去参与投资”,后来有人找郭主席说,“主席,证监会是管规则的,切忌不应该对个股发表任何评论”,郭主席接受了当时这个观点。接下来到了高西庆主席了,高主席的角色,最早从中国证券市场,他参与了最初的设计上海、深圳证券交易所,后来又参与了中国1992年中国证监会的设计,设计完了以后,他自己又去证监会工作,他第一个职务就是管发行,那时候全中国能上个市,那是太难了。就由高主席在管,后来出来到中银国际,由朱镕基同志又请他“二进宫”,回到证监会,当了副主席,现在出来又到了被监管的中投公司,又到了戴相龙的社保基金。现在来帮助青岛设计交易市场。所以你们看高主席的角色,从1989年一直到现在,快30年的时间了,角色在做着各种转换。你见证了中国资本市场从最早开始,一直到现在的这种变化,你有什么评论没有?  高西庆:我本来以为自己也是市场中人,三说两说,把我说成了监管者,我离开证监会十几年了,跟世界各国的监管部门打交道,尤其过去七八年来,世界各个主要市场、主要国家的监管部门都打过交道,有时候还打架打得挺厉害。但是刚刚几位尤其是刘纪鹏、熊焰,好像觉得政府完全不可以做任何事情,我还要替政府说两句,因为我看到鼓掌的人很多,尤其刘纪鹏,专找大家鼓掌多的地方说,这不行的。在座各位做父母的不少,做父母对孩子不能管太多,可是把孩子完全放开,尤其是十几岁的孩子,你说什么不管,愿意什么时候回家就什么时候回家,愿意不回家就不回家,愿意干什么事都可以,你还真放心不下。你别忘了,中国的监管部门,比如这些证监会的主席们,他连父母的角色都不是,为什么?他是父母也(上面的大领导)雇的保姆,保姆在家里管,父母临时出去待两天,说把孩子看好了,你想想那个心态怎么管?管不好就被解雇了,这是最大的问题。当然,话说回来,因为我自己也做父母,自己带孩子,我自己知道孩子还真的管得太多了也不行。  市场我们都知道,以中国传统的看法,是父母官,总觉得父母比孩子聪明,比孩子经验多一些。过去几百年市场经济的发展,大家逐渐认识到有市场的规律,所以政府要给市场充分的空间去运作。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说得太清楚,一句话,就是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这是什么意思?你这个孩子,他已经长大了,已经过18岁了,再管不了了。而且在今天的情况下,今天的世界,今天的知识层次,今天的运行方式,你跟自己的孩子去辩论,就发现孩子说的很多事你都听不懂,那还管什么?今天的市场,尤其是中国市场,经过这几十年的发展,实际已经成为相对比较成熟的孩子,虽然由于政府的种种管理模式使得这个市场有很多地方有所扭曲,有些地方硬是长不大。但是市场主体,所有股民加起来,所有智慧加起来,比政府机构智慧加起来高很多。所以政府发现只能设定边界,在设定边界的时候,因为有相当多的精力放到了分配资源上,就是监管部门的这些人,如果分配资源,求他的人就很多。可是如果只让他做警察,只设定边界,你只要不到我这儿来,我就不管你,他站在那里没有事干,我们的政府总体是强势政府,官员总体而言比较强势。总体来说还是这个社会上,精英层进入政府的还是比较多的,中国显得比较突出,我跟各国监管部门打交道,中国官员的知识层次比其他国家的监管部门官员知识层次都不低,甚至还要更高一些,可是为什么跟人家相比管不好,就是因为监管方式不一样,所以第一不能不管,因为不管,大机制容忍不了,第二,还要放手很多东西。  所以回到今天的议题,要搞衍生品创新,很简单,单边市场好像一条路,就只能往一个方向走,往另外一个方向走怎么办?只能另一条路慢慢往回退,所以慢慢形成了立交,实际上这个市场已经开始有了立交概念,但是整体来说,这个方向还是往一个方向,绝大多数产品,大家知道在市场里做的人都知道这一点。这几天股市下降,很多人难受得不得了,但是社会上朋友来说,考察投资者行为模式,对于市场的判断,其实不是一样的,总有一些人判断往前走,有人判断往后走,有一些产品要进入还是不大容易的,门槛还是蛮高的。所以这种情况下,一亿多股民主要往一个方向走,而剩下的那27万户在某些层面上去对赌,这个对赌力量是不够的。所以我们应该怎么着呢?逐渐允许这个市场相对比较充分放开。看到2008年这次巨大的金融危机,很多人形容叫金融海啸,这么大的海啸情况下,主要资本主义市场,尤其美国市场,在最快的时间里恢复到相对的常态,最快时间里使得市场迅速恢复,这跟政府干预有关,你说完全没有干预吗?是不对的。你看美国财政部在金融危机期间所做的事情,实际是很值得我们学习,同样都在做支持市场的事情,我们用了几万亿人民币,他们用了七八千亿美元,可是你看结果,他的钱投出去了,当时看起来好像资本主义整个规则没有了,就开始把一些巨大的银行、保险公司国有化,可是转身卖掉,他说那不是市场常态,我的市场常态是我回来,可是过程中我损失了什么?一分钱没有损失,赚了很多钱,跟国会有交代,下次出事很容易这样做。资本主义民主原则没有打破,今天的情况很好。市场机制不同,我们用了很多钱,做了很多事,也取得一定好的效果,但是今天还在为我们所做的负面东西付出代价。所以相对有比较完整的市场,规则比较清楚的市场,那我们不至于付这么大的代价。所以我鼓吹要有充分多元化的市场,充分流动性的市场,这样下一步在改革过程中,大家不会抱怨这个父母怎么没完没了,到老都没有学会市场怎么运作。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alevel线上培训

ib 补习

alevel培训辅导

ib培训